首页
评论图赏
VR国防
要闻环境
引领问题
主页 > 评论图赏 >「青少年容易有上瘾行为」是不是真的与生理时钟有关? >

「青少年容易有上瘾行为」是不是真的与生理时钟有关?

时间:2020-06-11      浏览:677

焦虑、失眠、多梦,许多有大脑疾病的病患(如阿兹海默症或是情绪失调障碍)都有睡眠上的障碍,常常抱怨着入睡困难(上床后却无法进入睡眠状态,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或是睡眠品质差(能够入睡,但睡眠深度不够,不能进入有效睡眠;也有报告指出患者多有惊悚的梦境,如电影情节般。第二天醒后,即使睡眠时数足够,却依旧感觉疲惫精神差)。年长者由于老化对于大脑的影响,也有睡眠时间与品质上的变化。虽然能够入睡,但睡眠时间短,常常凌晨就醒,醒后难以再次入睡。

谈到阿兹海默症患者或是年长者的睡眠问题,如果不是患者的亲友,大家可能感觉没这幺深刻。但是你知道吗,有吸毒与酗酒习惯的人,其实也有很高的机会因类似的睡眠障碍感到困扰。

事实上,不仅是毒品与酒精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上瘾」行为本身就能够影响睡眠与生理时钟。这下子问题大了,因为讨论对象的广度大大的增加:上瘾可不只局限于吸毒与酗酒,举凡「知道这个行为会带来不好的后果,却无法停止而持续的渴望重複这个行为」都符合成瘾的定义。所以除了毒瘾与酒瘾以外,上网、购物、性行为、打电玩、赌博等等,当自己无法控制时,都能发展成为「瘾」的行为。而相较于阿兹海默症患者与年长者属于社会结构年纪比较大的族群,受上瘾影响的族群则以青少年为主。

10-19岁的青少年由于大脑抑制冲动的迴路发展得比奖励迴路慢,对于能带来刺激的物质会比较敏感,也容易主动去追取。既然「青少年」比较容易上瘾,而他们又大多数是猫头鹰的一群,生理时钟的类型会影响使用药物/酒精滥用的比例吗?

我在文献中找到一张图片,显示药物/酒精滥用的比例,与早鸟型或是猫头鹰型的生理时钟似乎有关联(图1.)。这个研究是针对社会结构中的不同年龄做的调查,从幼儿期、青少年、青年到老年期。之前的文章介绍过,我们每个人的生理时钟蓝图不同,有些人是天生的早睡早起的早鸟型,有些人是晚上精神比较好的猫头鹰型;即使如此,两种类型的人的作息一生变化的大趋势是类似的:小时候会偏早鸟型,但了青少年会自然转成猫头鹰(猫头鹰型的人会更显着的晚睡晚醒),然后随着年龄老化又慢慢的变得趋向早年型的作息时间。

图1是当生理时钟领域的科学家将药物/酒精滥用的比例,与生理时钟类型作关联性分析的时候,的确看到了药物/酒精滥用的比例与是在猫头鹰期的青少年中比例最高。

「青少年容易有上瘾行为」是不是真的与生理时钟有关?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图1. 猫头鹰型的青少年有着最高的药物或是酒精滥用的比例。图片改自Gulick, D., & Gamsby, J.J., Racing the clock: The role of circadian rhythmicity in addiction across the lifespan,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18), https://doi.org/10.1016/j.pharmthera.2018.03.003

除了药物与酒精,网路的成瘾行为也因为越来越普及而受到重视。针对「学生」的调查,也有调查报告指出猫头鹰型的学生比早鸟型的学生更容易有网路成瘾的现象。

但类似(酒精、药物、网路成瘾)的研究(至少对我个人而言)实在没有甚幺说服力:

    是因为青少年是猫头鹰型,还是因为接触机会比较高? 是因为青少年是猫头鹰型,还是因为压力(来自课业或是社交)? 是因为猫头鹰型作息的青少年与学校课表之间的不一致(社交时差)所导致的睡眠不足,还是猫头鹰型的生理时钟本身容易影响上瘾行为?

这些问题要被一一回答后,才能够解答「青少年容易有上瘾行为」是不是真的与生理时钟的类型有关。这些问题都不难回答,实验设计也可以很简单,但我们人不像实验室的动物一样,有着高度相似的基因背景、成长背景与环境控制,所以有太多的变因(如因为成长经历不同而有的个性差异)都可以影响调查结果。

虽然在对于人的生理时钟类型与上瘾行为的研究调查还不够有说服力,但是透过动物实验验证生理时钟系统是否与上瘾行为有关连的结果,却是相当令人信服。实验老鼠不会像以人为对象一样透过作息分成早鸟型或是猫头鹰型,但是科学家可以突变他们的时钟基因,让实验老鼠的生理时钟失常。而当科学家这幺做时,带着生理时钟突变基因的老鼠,对能上瘾的物质(如古柯硷、大麻)有着无法自拔的执着。

为什幺呢?多巴胺(dopamine)这个神经传导物(神经细胞之间沟通的语言)与大脑中内建的奖励系统有关:当一个行为(如性爱)或物质(如毒品)能够增加大脑中的多巴胺时,就能启动奖励系统,让我们有快乐愉悦的感觉,并且让我们对下一次执行这个行为或是接触这个物质有所期待,增强我们去追求的动力。

「青少年容易有上瘾行为」是不是真的与生理时钟有关? Photo Credit : REUTERS/达志影像
当一个行为,如毒品,能够增加大脑中的多巴胺时,就能启动奖励系统,让我们有快乐愉悦的感觉,进而对下一次的体验产生期待。图为色彩鲜艳的毒品「摇头丸」。

多巴胺在大脑中的製造过程中需要两个加工厂(Monoamine Oxidase,Tyrosine hydroxylase)的帮忙,而这两个家工厂都受到生理时钟基因的调控。所以生理时钟的异常会干扰多巴胺在脑中的平衡,进而影响上瘾行为。

虽然我们不能用基因工程的工具把人的生理时钟基因突变掉,然后观察是否会对上瘾行为有类似我们在动物实验中观察到的影响,但是我们可以把研究对象聚焦在生理时钟容易受到干扰的族群上。针对工作时间因为需求不停变化,有时候是日班、有时候是夜班的职业族群,调查结果显示他们有比较高的比例有吸菸、酗酒、使用药物的经验或是戒瘾失败的纪录。

这个调查结果并不能排除压力可能才是元兇,毕竟不停的变化作息对身体是一种负担,压力也会容易让人寻求能够使心情愉快的行为,或是透过使用酒精、药物来弥补因为压力所造成的失眠问题。

总而言之呢,生理时钟与上瘾行为之间的关係,在动物实验上有着令人强力的证据显示,当生理时钟失常时,动物会出现对上瘾物质较高的敏感度与依赖性;但是在以人对像的调查研究上,有许多其他可能的共同存在的因素没有被排除,这样的研究限制导致调查结果的可信度不如动物实验。

参考资料

Logan et al. (2017) Impact of Sleep and Circadian Rhythms on Addiction Vulnerability in Adolescents. Biological Psychiatry , Volume 0 , Issue 0DePoy et al. (2017) Neural Mechanisms of Circadian Regulation of Natural and Drug Reward. Neural Plasticity, vol. 2017, Article ID 5720842, 14 pages, 2017 Parekh et al. (2015). Circadian clock genes: Effects on dopamine, reward and addiction. Alcohol, Volume 49, Issue 4, Pages 341-349, ISSN 0741-8329, Mendoza et al. (2014). Circadian insights into dopamine mechanisms. Neuroscience, Volume 282, Pages 230-242, ISSN 0306-4522